【维勇】爱神之箭(长段子)

@AucLan/屋倫 你要的俄罗斯日常,请接收~
ooc是肯定有的,抱歉。而且……文不对题……QAQ
那么根据私设,要求的是刚到俄罗斯的Yuri也是万人迷,然后在Lilia的指导下继续练芭蕾,Victor被这样的Yuri深深吸引,彼此爱上对方的甜蜜日常……对吧?
那么我再改一点点可以吗?再私设一下维克托还不知道胜生勇利,但是胜生勇利却久仰维克托的大名(好像原著……?),胜生勇利就不再滑冰但是有底子,维克托继续当“冰上王子”……XD
以上√
————————————————————————
1.
胜生勇利初来乍到俄罗斯,本着想要提高自己的花样滑冰技术才来这里,好不容易才找到负责教他的老师Lilia,Lilia却说Yuri,不如你继续练芭蕾吧?花样滑冰什么的先缓缓。
胜生勇利很是惊讶,他也问过为什么,但是Lilia总是笑了笑没有解释。
胜生勇利只好按Lilia的要求继续练芭蕾,他觉得他的老师不会骗他。一边练芭蕾,一边参加相关比赛以提高水平,渐渐地成了别人眼中的万人迷。

2.
“啊!是Victor!”有天胜生勇利腾出空闲时间看电视,电视上播的正是花滑比赛的现场直播,现在刚好到维克托出场。
“Victor的每个花滑动作都好到位啊……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他那样,散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呢?”胜生勇利这两句话的语气无不充满了羡慕,充满了期待,但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芭蕾这个领域已经跟维克托一样是万众瞩目的万人迷。
而在现场花滑结束的时候,维克托习惯性地对着摄像机做出了一个俏皮眨眼的动作,但这却让在电视机前的胜生勇利像过电一样的颤抖:啊,怎么能那么犯规……

3.
Lilia看着胜生勇利水平日益渐增的芭蕾动作点点头:“嗯,不错,不愧是有芭蕾底子的,继续加油!”
胜生勇利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头:“好的,我会加油的。”那花滑怎么办?难道就只能荒废了吗?不行,我要练花滑,只要不让老师知道就好。
于是胜生勇利偷偷地练起了花滑,但是不知出于什么问题Lilia知道了胜生勇利私底下还练着花滑,便道:“Yuri,我知道你很想继续练花滑,但是每天的芭蕾练习已经很繁重了,花滑你先放下吧。如果你两个都练,你的身子会垮的。”
胜生勇利愣住了,好一会才不甘心道:“嗯。”

4.
胜生勇利的芭蕾水平越来越高,连带曝光率也提高了不少。这回胜生勇利参加的是全Japan芭蕾比赛,他忽然有些紧张。
怎么办?好紧张啊,不行,我要冷静……胜生勇利拼命暗示自己“呆一胶布(没关系)”,自己一定能行。
你看Victor参加花滑比赛的时候一点也不紧张,怎么就不学学人家呢?万一Victor就在现场看着你或者在电视机前看直播,就你现在这样,Victor肯定会很失望吧(怎么可能,他又不认识你)……
胜生勇利深呼吸了一次平复紧张的情绪,随即进入状态。

5.
维克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看现场的全Japan芭蕾比赛,鬼使神差地就买好了票进入观众席。
比赛开始了,维克托打着哈欠:“我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就一场芭蕾比赛,我竟然要看现场的,啧啧。”
“……有请第一位选手,Japan的胜生勇利上台表演,大家掌声欢迎!”胜生勇利伴随着主持人热情洋溢的声音走上了表演台。
伴奏响起,胜生勇利开始起舞。优雅的身姿,完美的动作深深吸引着维克托的眼球,他弯了弯嘴角:“Amazing!Yuri吗?Interesting……”
(男人,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XD)

6.
比赛结束,胜生勇利最终获得银牌。“还差一点……究竟是哪个动作不够完美?”正当胜生勇利百思不得其解时,抬头一看,竟是维克托向他走来。
胜生勇利的心脏顿时剧烈跳动起来,扑通扑通:Victor过来了!是往我这边过来的吗?该不会是往我旁边的女选手过来吧,说不定是Victor的女朋友……
心里的失落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感到失落?Victor有没有女朋友根本不关我事啊,我有什么资格失落?他本就不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失落?
然而维克托确实是往胜生勇利那边过来的,而且要找的人就是胜生勇利。

7.
“哎……哎?!Victor?!”胜生勇利惊讶极了,完全不敢相信维克托是来找他的。
“Hi,是叫Yuri对吧?你好,我想我可能对你一见钟情,那么你愿意成为我的伴侣吗?”维克托一语惊人,这些话就像惊雷一样劈中了胜生勇利的心:“Victor,你,你不是在说笑吧?”
“怎么会呢?我再重复一遍吧,你,愿意成为我的伴侣吗?”维克托露出了迷人的微笑,一字一顿,证明了事实。
在两人周围的选手无不惊讶猜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胜生勇利和维克托是什么关系??
“……嗯,我愿意。”胜生勇利沉默,少顷,给予了维克托答复。

8.
就这样,两个不同领域的“万人迷”成功在一起了。
娱乐新闻还特地搞了特别专访,把维克托和胜生勇利的关系摸了个一清二楚。
“Victor,你当时真的是对我一见钟情吗?”N年后,胜生勇利忽的想起了当年维克托表白的事,至今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对啊,你跳的芭蕾很美,我从未见过能把芭蕾跳得那么好的人。”维克托半开玩笑道,不过有一点肯定是真的,那就是维克托的确是对胜生勇利一见钟情。
“你开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啊……不过,我是很早之前就喜欢你了。”胜生勇利轻叹,维克托你的花滑动作才是真的美啊……
“哦呀?这样吗?嗯……那我该怎么补偿你呢?”维克托摸了摸下巴,“不如,我就陪你一辈子吧?”
然后就是一个缠绵深情的舌吻。

9.
“呼……好冷……”胜生勇利朝手里哈了口气,搓了搓手,但是手心的温度还是很低。
然而另一双温暖的手裹住了他的手:“Yuri,这样你的手还冷吗?”胜生勇利转过头一看,正是刚买完东西的维克托。
“不冷了。”胜生勇利甜甜地笑了,因为那是你的手,只要你牵着我的手,我就不会冷了。

10.
“哎,那里有卖棉花糖的,Victor,我想吃……”胜生勇利喜欢吃棉花糖,维克托当然很清楚,所以很快就买了两朵棉花糖,一朵给胜生勇利,一朵给自己。
胜生勇利很快就吃完了手里的棉花糖,但维克托手里的却还有一大朵没吃。
“嗯?Victor你怎么不吃啊?”胜生勇利怀疑维克托根本没吃,维克托笑了笑把手里的棉花糖递给胜生勇利:“给你吃吧,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吃甜食。”
“哦……好吧。”胜生勇利乖乖地把维克托的那份棉花糖吃掉,却猝及不防地得到一个吻。
“嗯,很甜。”维克托舔了舔残留在自己上唇的棉花糖满足道。
————————————————————————
欢迎捉虫、指正bug以及提出建议!

 
评论(2)
热度(13)
© 沐曦秋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