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定情信物

来来来,趁着快过年了,大家来吃一块小甜饼吧!
希望……我写的别太ooc……QAQ
小甜饼来了,快接好!XD
————————————————————————
【白起×你】
白起:(耳尖渐渐红了)咳……这种东西我没有。
你:学长你在撒谎,明明有嘛!(晃了晃手腕上的手链)喏,这不是吗?
白起:(连脸都红了)我……我说过,这只是追踪器,做成手链只是为了方便携带不容易丢。(别过脸不去看你)
你:(看着白起脸红忽然笑了)学长你为什么脸红不看我呢?我猜,学长你送给我的银杏手链其实没有什么追踪器对吧?这只是送我手链的借口?
白起:(听完“刷”的一声不可思议地看着你)你怎么知道?!(话音刚落立马捂住了脸)
[白起OS:我靠被发现了……感觉好害臊……]
你:其实,这条银杏手链就是学长你给我的定情信物,对吗?
白起:(继续捂脸,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是……
你:(开心地笑了)哈哈,学长你终于承认了!我很高兴,这条银杏手链很漂亮,我很喜欢呢。
白起:(放下了捂脸的手)你喜欢就好。[内心补充:这条手链没白做!]
你:那……学长,我们约会吗?[内心:既然你不主动,那就我来吧]
白起:(震惊)你……说什么?
你:(笑意嫣然)我说,学长,约会吗?
白起:(强装镇定)嗯,你说去哪约?你来决定。
你:嗯,学长你说烟波湖怎么样?
白起:(看着你的眼睛勾起嘴角)好,我们飞过去。

【周棋洛×你】
周棋洛:(想了想)唔……好像没有……
你:(笑了笑)没关系啊,其实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就已经送过了,不是吗?
周棋洛:(有点懵了)啊?是吗?那只不过是一包薯片啊……等等,你的意思是……
你:(眸中含笑)嗯?
周棋洛:(握住了你的手)你愿意当我一辈子的薯片小姐吗?
你:(眯起眼睛笑了)我当然愿意啊,我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周棋洛:(另一只手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那好吧,我的薯片小姐,我们要去哪里约会呢?
你:(看着周棋洛蓝色的眸子)棋洛你说了算。
周棋洛:(像个孩子一样笑了)好啊!那我们去上次我说过的那家甜品店吧,怎么样?
你:嗯!说不定有新品呢!
周棋洛:我们走吧,晚了就没有限定饮品喝了。

【李泽言×你】
李泽言:(愣住)……没送过这种东西。
你:(悄悄看了眼李泽言)这样吗?那好吧,这里没我什么事,我先走了。
李泽言:(沉声)站住,我允许你走了吗?
你:(听话地站在原地)没有,我不走行了吧?
李泽言:(语气有一丝犹豫)你……要什么定情信物?
你:……
[你OS:不愧是除了白起之外最直的男人,真的直男。]
你:我什么都不想要。
李泽言:(皱眉)你想说什么?
你:(狡黠)因为有你就够了。
李泽言:(一怔)白痴,你脑子确实是很不清醒。
你:泽言,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内心:我怎么会喜欢上他的……QAQ]
李泽言:(面无表情)所以定情信物你不要了?
你:(惊了)谁说的!……不不不,我错了,我的确是不要了……
李泽言:(叹气,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抽出一张黑卡递给你)给你,是专门给你办的。
你:(吃惊)这这这……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受不起……
李泽言:你不要?那好,我收回。
你:哎?我……我没说不要……(小小声)
李泽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内心却是笑了)傻瓜。

【许墨×你】
许墨:(非常淡定)没送过定情信物给你,抱歉。
你:(也很淡定)没事,我不在意。
许墨:(轻笑)是吗?我觉得你很在意。
你:(有点不开心)谁说的?许墨你可别那么自信。
许墨:(笑意更甚)是啊,我就是这么自信觉得你很在意。
你:(忽然感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想干什么?
许墨:我?你猜?
你:(撇下嘴)我不猜,你想怎么样?
[就在瞬息之间,许墨俯身吻住了你的唇,你瞪大了双眼,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许墨:(体面的微笑)这就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了,这是我的初吻,你信吗?
你:(被这突然一吻吻懵了)不……不敢置信……
许墨:(用手代梳顺了顺你的头发)那么,来一次浪漫的约会吗?
你:(很不淡定,还有点晕晕乎乎的)嗯……
许墨:好,那我们先看电影吧。
————————————————————————
给各位看官拜个早年!新年快乐!
欢迎捉虫、指正bug以及提出建议!

 
评论(2)
热度(71)
© 沐曦秋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