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幸能与你同并肩

设定:校园paro+盗笔邪(性格)设定+楔子第三人称&正文第一人称,绝对HE,用我的人品保证。除此之外,还会有原创人物出场,只为了推动剧情发展,并不会喧宾夺主,请各位放心。并且有番外,番外数目尚不能确定……
再补充一点,正文以及番外会有少量原著内容,希望不会造成抄袭……如有不妥我会在完结时改动。
————————————————————————
第一章 回国转学趣事多

“大侄子。”犹豫不决中,我还是进了客房,一进门便听到三叔在叫我。

“三叔,有什么事吗?”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些尴尬,只知现在应该问些什么缓解气氛。

三叔坐在客房床边的椅子上,目光从未离开他手中的东西:“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着急叫你回国吗?”不等我摇摇头回答又继续道:“因为我们本以为你能就这么平淡但却充实地过完一生,但事情突发,我们决定让你回国,并让你在HZ大学①重读大一直至毕业。具体你看完我手里的资料就明白了。”

不是,我说三叔,你这解释跟没解释一样啊?什么叫“事情突发”?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不解释清楚?这该不会是在敷衍我吧?还是说,这件事不能让我知道?

我正疑惑三叔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他倒先告诉我了,我接过资料开始仔细地阅读。

原来这是一份有关HZ大学和我的资料,一叠纸拈起来竟是有些厚重。HZ大学是百年老校,且教学方法高效有趣,教室资源丰富,最重要的是学校环境优美,学习环境也是一等一的好,因此每年都有几万人想考进HZ大学。只是这时就显现出HZ大学的择优录取:录取分数线比一般大学要高得多,不过对我来说毫无压力。

根据资料显示,今年的教师团队有……什么,有三叔?!还有文锦姨、连环叔……我有些惊讶,抬头却瞄见三叔不甚在意的眼神,我只好带着疑惑继续看下去。

三叔竟是历史老师兼科组长?我不禁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眼三叔,他什么时候当了老师的?没想到三叔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瞪了我一眼,仿佛在说:你不信?行行行,你牛你有理,我信了。

这还不是令我最为惊讶的。三叔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别急着惊讶,接着看,你就会知道前面的根本不算什么。”

他刚说完,我便在接下来的新生名单中看到了几个我熟悉的名字。“小花怎么也在?!”我诧异极了,他不是跟我一样,去了F国留学吗?“还有秀秀……”虽然她还没到读大学的年龄,还在读高三,但是我记得她好像不是在H市读啊?怎么跟着我们跳级来HZ大学读书?“等等,老痒竟然也在名单里?!”我去,这什么情况?怎么连他也来了,他不是在B市闭关吗?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所有的疑问,你会在HZ大学就读中逐渐找到答案。”三叔悠悠来了这么一句,这让我更是一头雾水,抑制不住我那蠢蠢欲动的好奇心。真想快点知道真相啊……

我继续翻阅着还没看完的资料,发现资料竟然有分班名单,虽然没想到三叔还有这么一手资料,但还是忍不住去找我在哪个班。

“找到了!我在……1班?”我小声嘀咕,为什么大一(1)班的新生名单在最后?让我好找。“哎?就我一个在1班吗?啧,还真是。”我反复翻着大一(1)班的新生名单,确实如此,“小花在3班,秀秀在10班,老痒在4班……”

我把新生名单翻了好几遍,才发现我认识的几个人都不是和我一个班的,再往后翻是关于我转学的一些琐碎事,在此不一一列出。

“大侄子你看完了吧?那你把资料还给我,然后出去吧,我想大哥应该有话跟你说。”突然三叔在我背后说道,险些吓到我,听了他的话我有点懵,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出了客房来到客厅,我爸正坐在沙发上,看我出来便向我招招手:“小邪,你过来。”我一惊,果然跟三叔说的一样,有话要跟我说?

“小邪,在Y国读书的日子还好吧?”果不其然,这就开始问话了,看起来似乎想从这里再引到转学的问题上。

“嗯,还行,就是有点不习惯那边的生活习惯和饮食。”我稍微回想了一下半年来在Y国留学的生活,果然还是在本国读书最舒服、自在。

“这下转学到HZ大学也算是了结了你的心愿,小邪,以后在HZ大学要多交朋友,你看看你这些年都认识了些什么人?”我爸这话说的好像我认识的那些朋友都是猪朋狗友、歪瓜裂枣似的,我有点不高兴,但还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嗯。”

“你先准备一下行李,免得忘记了。我待会儿要找二白处理点事,你在屋里好好待着。”我爸像老妈子一样匆匆吩咐道便出了门,看起来应该是有急事。说到这里,我想起来我似乎也好一段时间没见到二叔了。

这时我妈走了过来:“小邪啊,你别怪你爸唠叨啰嗦,他是担心你才这么说的。”“我知道,我没怪他。”我扯了扯嘴角试图扯出一个微笑,不过果然还是太勉强了,我妈看我的眼神都带了点无奈。

“小邪,在HZ大学好好学习,有机会的话带几个朋友过来玩。”我知道我妈应该还想说“女朋友”,但是我觉得晚两年再找也不迟。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如白驹过隙便到了报道的那一天,一切都准备就绪,我来到了HZ大学。

“真没想到我能以学生的身份来到HZ大学,这里果然名不虚传,环境真好。”环顾四周,皆是赏心悦目的植物与建筑,我不禁由衷地赞叹,能来到这里真是太好了。

远处有一群人在谈论着什么,但是我听不到:“那边的那个人是谁啊?还挺帅的。”
“一看就是这届新来的新生。”
“话说这人好生眼熟……”
“呔!又在胡说了!你什么时候见过这个新生?”
“大家听我说,我有绝密档案,我记得他就是老九门吴老狗的孙子吴邪!”
“什么?!怪不得那么有气质!”
“原来是吴邪本人?啧啧,这届新生可不得了。”
“听说这届新生里老九门的后人都来齐了!”
“啊?!真的吗?”……

总觉得有很多人在看着我,是我的错觉吗?对了,我还不知道教学区和宿舍等地方要怎么去,那群人应该知道的吧?好像是学长学姐们,我不信他们不知道。

我往他们的方向走去,斟酌了一下用词问:“你们好,我是这届新生吴邪,请问你们能告诉我教学区、宿舍blabla这些地方在哪里,怎么去吗?”

他们一下子就炸了:“卧槽!还真是本人啊!”
“我的天啊,我还以为是假的……”
“哎呀,真有礼貌,挺有教养嘛。”
“这一近看他真的好好看……”
“嘁,你不是有男朋友吗?这么明目张胆地犯花痴真的好?”……

叽叽喳喳墨迹了一会儿,他们最终决定选几个代表带我熟悉学校,离开时我还能听到没被选成代表的人的遗憾与不甘声:“可惜我没被选上,可惜,可惜。”
“我也想带小学弟参观,不是,熟悉学校555……”
“好不甘心啊,为什么我的运气就不能再好一点?”……

……难道我们老九门的后人是什么特殊的存在吗?可我从小到大都不觉得我和别人有什么区别,这些学长学姐的反应是不是有点过激了?

在HZ大学几番周转,我基本记住了学校里比较重要的地方,这里实在是太大,一时间记不了那么多,不过以后有的是时间,记不住的地方以后再记也不迟。

我向带我熟悉学校的学长学姐道了谢后便往宿舍走去,没记错的话我在307。据学长学姐们说宿舍分男生、女生、教师宿舍,其中男、女生宿舍又分大一至大四年级,即各四栋;教师宿舍仅两栋,因为有些教师并不是住在学校的。所有宿舍每间最多四个人,少则两人。

到了307,我推开虚掩的门,发现其他室友都已经放好行李收拾完床铺了。在我为其他室友的速度之快吃惊时,有人在我身旁道:“室友你好啊,哎你带了这么多行李啊,我来帮你吧。”

我侧身一看,是个憨厚的胖子,我也不多推辞,点头道谢:“谢谢你了。”那胖子正帮我搬行李进宿舍,听我向他道谢连忙抽空摆摆手:“这是什么话?既然是室友,帮助也是应该的。”

“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吴邪,你呢?”他这么说的话我只好转移话题,不再多提。

“我叫王月半,认识我的人大多都叫我‘王胖子’,你可以直接叫我‘胖子’。你说你叫吴邪,敢情是吴老爷子的孙子,那我叫你‘天真’你看行不?”胖子向我眨眨眼,我瞬间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我无奈地笑了笑,小时候我这名字也没被少玩坏过:“你高兴就好。说起来这间宿舍就我们两个吗?还是……”不等我说完胖子就打断我的话反驳道:“不止我们两,还有一个也是这里的,叫什么来着……啧,我不记得了,只隐约记得好像姓张。那个姓张的不久前请假说是有事情暂时要离开,所以没有回来。”

我一愣,张?那不就是老九门排名榜首的张家张启山那族的后代?据我所知张家后人天资聪颖,小小年纪已身怀绝技,且学习成绩也比别人优异许多,听说他12岁就被保送到M国留学。世人皆为叹之,但他的名字却不被人所知,身份成谜。

如今这样一个聪明绝顶之人竟来到HZ大学就读,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姓张的室友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明天也许谜题就能解开。

夜晚几近无声,只有隐隐约约的蝉鸣声与落叶声不时从半开的窗户传来,更加衬出了室内的安静。室外点点星光闪烁,明月如镜,月华透过繁密的树叶撒下来的影子随风摇曳,像舞动的歌女一般轻巧。

我躺在床上,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覆寝难安,我是怎么了?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在学校宿舍里失眠,以前我一般倒头就能睡着,再不然闭上眼过几分钟十几分钟就会睡着了,但是今天却闭着眼闭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睡着,是因为太激动吗?还是因为认床?可我不是认床的人啊?

究竟是什么原因我才睡不着?思来索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此时已是凌晨半夜,我痛苦万分地想:完了,再不睡着明天就起不来了……

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了胖子打呼噜的齁声,这呼噜声可能有点催眠或助眠的作用,我就在这呼噜声中睡着了。

我……似乎做了一个梦。一个真实到让我感到一丝迷茫的扑朔迷离的梦。有人说没有绝对真实的梦境,但是有绝对真实的现实,梦境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梦境是由真实经过变幻而来,或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我这个梦的内容我却从来没有经过,这意味着什么?

我梦见“我”②早已大学毕业,且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古董店——吴山居,店里还有一个伙计,但我看不到他的脸。有一天三叔发来短信,内容是“九点鸡眼黄沙”,不知为何“我”读懂了这条短信是什么意思,“我”匆匆来到三叔家,结果什么都没有。原来“龙脊背”被人抢先一步拿走,“我”本以为能发财,却被断了财路,闷闷不乐地想离开,眼前闪过一抹深蓝。

“我”本能地认为就是刚才的人影拿走了“龙脊背”,便拦下他:“站住,你背上的是不是‘龙脊背’?”③谁知那个人一点都不理“我”,径直越过“我”离开了。同样的,我也看不到他的脸,似乎除了自己“我”和“我”的亲人以外看不到任何人的脸。忽然我有一种预感,会不会连声音也听不到?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画面如走马灯一般飞快略过,这里我大约概括一下全部画面的各个主题:七星鲁王宫、怒海潜沙、秦岭神树、云顶天宫、谜海归巢、阴山古楼、邛笼石影、长白山青铜门十年之约。

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何画面如此清晰,也不知我哪来的勇气敢肯定这些画面的主题就是我刚才所概括的,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我”所经历的事情是在提示我这些事情全都与一个人有关。而这个人,将是“我”一生的牵绊,也有可能,是我的羁绊。

我是怎么醒的自己也不清楚,可能是“生物钟”使我自动醒的吧。随手拿过枕边的闹钟,看了眼时间发现竟然已经7点了,我马不停蹄地洗漱吃早餐赶到班里,才记起第一节课是9点开始上的,我来的其实太早了。

我哈欠不断地撑到了第一节课上课,老师站到讲台时我瞬间惊醒:“大家好,我是你们班的班主任兼政治老师,我叫解连环,大家可以叫我解老师或者连还老师。”语末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大大的“解连环”三个字。

等等,我没看错吧?揉揉眼睛再看,真的是连环叔本人无疑。连环叔神情严肃:“由于大家都是刚来到这个班,现在我开始点名,点到名的同学站起来5秒让大家认识一下。”

连环叔翻开点名册,开始点名。点名的时间有些漫长,我连头也不抬,一言不发地趴在桌子上。好想睡觉……困死了……我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期盼连环叔能快点点完名。

然而事与愿违,点名的速度还是和刚才一样慢,我不禁皱了皱眉,越发觉得疲惫起来。眼皮一直在打架,我快没力气去撑大眼睛了。

不知从何处飘来一股类似安眠香的香气,我竟在这股香气的助眠下睡着,当然也可能是陷入了昏迷。我在睡着或昏迷的那一刻什么也听不到了,但感知还在,因为我感觉到有人把我轻轻抱起,似乎是怕惊醒我。那个人的身上有人一种让人安心的味道,我的意识也随着这份安心而消失了。
————————————————————————
注释:①“HZ”即杭州,但是我的本意其实是浙江大学,不过我觉得还是不要用真实名字的好……
②这里的“我”以及后面出现的“我”都是指盗笔邪,为了区分我这篇里的吴邪和盗笔原著邪。
③这里我改动了原著剧情,希望没有影响客官们的阅读。
至于那些“Y国”“F国”“M国”“H市”“B市”你们大概都懂的,就是英、法、美、杭州、北京。
以及我真的不知道大学是怎么样的,我最近听说大学大多学科都是开卷考试?这么好的吗?印象里我记得大学上课是同一专业一起上课,但是班级人数组成却并不一定全是同一专业……大概?我不太清楚……如有不对请立刻指正,非常感谢!
欢迎捉虫、指正bug以及提出建议!

 
评论(8)
热度(6)
© 沐曦秋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