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幸能与你同并肩

设定:校园paro+盗笔邪(性格)设定+楔子第三人称&正文第一人称,绝对HE,用我的人品保证。除此之外,还会有原创人物出场,只为了推动剧情发展,并不会喧宾夺主,请各位放心。并且有番外,番外数目尚不能确定……
再补充一点,正文以及番外会有少量原著内容,希望不会造成抄袭……如有不妥我会在完结时改动。
本章瞎子小花登场!!!
————————————————————————
第三章 古刀化险而为夷

这附近竟然还有别人?还是说……另有其物?不管到底是哪种情况,我还是被吓到了,并想起了“我”被某种生物所支配的恐惧。

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从外面传来了几声类似水溅出来的声音,随后小哥的身影就出现在帐篷中,全身散发出足以令人胆寒的气场。

我被这样的气场清醒过来,仔细观察小哥的神色,他的眼神锐利如刃,凛冽如冬,隐约有杀气显露,平时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竟有些松动,眉间紧皱,好像在担心什么事情发生。

好奇心驱使我出帐篷看看外面的情况,一瞧帐篷外的东西,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玩意儿他娘的“我”见过,而且那“小三爷”正是指“我”而并非我。不过还真有可能是在叫我,毕竟“我”和我在某种程度上是同一个人。

我理了理情绪回到帐篷里,状似询问实则肯定道:“外面的东西,是‘野鸡脖子’吧。”只是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匪夷所思,这不科学。

小哥没什么反应,只是应了一声“对”就继续当他的闷油瓶子,我倍感无聊,随口问了句:“小哥,你刚刚出去是打猎吗?那把刀是不是叫‘黑金古刀’?”

不出我所料,小哥的表情有了微妙的变化,他沉默了一会回答道:“嗯,是。”

……兄dei,你这回答也太简洁了吧?就不能再展开一点?比如说打猎打了什么回来?这把刀又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把心里的困惑给说出来了,那闷油瓶突然就冒出几句话来:“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一愣,他怎么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这把刀怎么来的,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逼问你,可是你他娘的连打猎打了什么回来都不说,这也太过分了吧?!人命关天啊喂!我都快饿死了……

十分应景地,我的肚子我再次不争气地抗议起来。小哥无声地轻叹,蹲下身开始烧柴,一边烧一边说:“我刚才打猎打到了几只麻雀和一只野鸡,你要试试野鸡脖子的味道吗?”

等会?前半句没问题,但后半句怎么回事?他的思维这么有跳跃性的吗?我连忙摇头像拨浪鼓似的:“不不不,野鸡脖子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知道野鸡脖子是什么味道,硬喂给我我也不会吃的。

“我的意思是野鸡的脖子,不是外面那些东西。”看我理解错了,小哥不慌不忙地解释道,语气淡到听不出任何明显的情绪。

我倏然颤了颤身体,犹如过电一般酥麻,而后恼羞成怒,刚想对他发火却发现自己没办法骂他,毕竟他没做错什么,我拿什么来骂他?不多时,一股烧烤的香味弥漫开来,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好香……想吃……”如果我带了调味料就好了,那肯定更香味四溢……不行,万一引来猛兽怎么办?这问题很大,我得三思。

小哥递给我两只用细树枝串起的麻雀,我道了声谢就迫不及待地吃得狼吞虎咽,恨不得连骨头也一并吃进肚子里。咂咂嘴想回味烤麻雀的味道,不过因为没有调料,那种原汁原味的味道很快就消失了。

我估计现在的我最多六七分饱,还得吃点东西垫垫胃,但我并没有带干粮过来,这山上还有哪些东西能吃?这种地方还能找出别的没毒、可以吃的动植物?恐怕是没有了,这地方虽然挺好,但缺点就是没有足够的食物。

一个小小的巧克力蛋糕“凭空”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用力揉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再一看,那蛋糕还是在我视线中,那就不是幻觉了?但是这个蛋糕是怎么来的?是谁的?既然不是我的,那应该是小哥的吧。

不过我很好奇,小哥的背包里究竟装了什么?连巧克力蛋糕都有,我猜背包就像百宝箱一样,该有的必需用品都有。那我就不客气了?那蛋糕的旁边还体贴地放了塑料叉子,我拿起来就动手开吃,细细品味这个蛋糕竟然是牛奶巧克力味的,甜而不腻。

这个蛋糕作为饭后甜点简直perfect,吃完后并不会觉得太饱,反而刚刚好。能吃到这种蛋糕真是太lucky了,满足感MAX。

说起来小哥在给我两只麻雀后就不见了,他去哪了?到现在都没回来,该不会出事了吧?不会的,他那么厉害……我怎么知道小哥厉不厉害,我又没有亲眼见过……说不定是“我”看过,然后通过我的直觉告诉自己?

所以“我”究竟经历过多少事才对小哥那么了解?这么想来“我”如此了解小哥,“我”和小哥的关系一定不一般,只是会是什么关系,还暂时没办法下定论。

还是想想小哥不在的时候我能做哪些事吧,想这些破事对现在的处境来说是没用的。只是我能做的事,又有能多少?但,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自己行不行呢?万事开头难,只要过了这个难关,后面再多的事情都不算什么。

“吴邪,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这闷油瓶怎么神出鬼没的,走路都没声音吗?不对,他是怎么回来的,为什么我听到了轻微的喘气声?外面岂非很危险?

我胡思乱想了一阵子,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回答他的问题:“你是说外面还是帐篷里面?如果你说的是外面,我没感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若是帐篷里面,我是觉得帐篷里只有我一个有点太……”太安静了?可小哥在不在都一样安静,这不是废话吗?难不成说“太孤单/寂寞”?啧,要是我真说出这种话我还是先neng死自己吧,这糟糕的台词真的是让人浮想联翩。

我突然卡壳小哥也没有打算问清楚,而是状似松了一口气一般坐在了地上,倚在他的背包边上睡着了。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到小哥睡着的样子,我从未如此近距离看他这副没有防备的模样,帐篷里的灯光磨去了他平日脸上的棱角,连带几乎没有弧度的嘴角也微微勾了勾,若有若无。我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一个微笑,不过我觉得小哥现在是一种比较放松的状态,由此推断小哥这几天很忙很辛苦,没有好好休息,直到现在才有机会歇息。

我的目光落在了小哥的左手上,他的左手不知道为什么时候缠了绷带,许是刚才出去时受的伤。那么他睡着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他左手的绷带已经说明了一切。我得找连环叔要点补血的食物给他吃,不然以后肯定会留下身体隐患。

我出了帐篷,目光钉在帐篷周围的血迹上。这是谁的血?我稍作观察,有血迹的土地附近没有蚊虫,说明这种血可驱虫害,有这种作用的血在我的印象中只有麒麟之血,据悉麒麟血能驱虫,能辟邪,亦可治疗伤口等。

麒麟血只存在于张家具有“张起灵”,即张家族长的身份的人身上,显然这是小哥的血。我记得小哥回帐篷时有轻微喘气,大概是因为失血过多造成的。

回来帐篷我看着小哥,心念一动,情不自禁摸出手机拍下他的睡颜。拍完我立刻退出相机界面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心脏因为担心小哥突然醒来而扑通乱跳。心跳声像打雷一样大声,小哥不会听见吧?我紧张地想着,生怕小哥下一秒就睁开眼睛对我说“把照片删了”。

所幸小哥直到傍晚才睁眼,这回我不好意思让小哥忙活了,我亲自烤了那只野鸡并把一大半分给他吃,自己吃少的那一半。

“你怎么吃那么少?”我埋头吃鸡时小哥眉头轻皱,带了点不解的语气问我,我僵硬地抬头,勉力笑了笑:“哈哈,我觉得最近吃的有点多,该减减肥了。”

这么蹩脚的理由小哥肯定不相信,可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我编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让他相信我,更何况我就是编出来了也不一定能骗过他。

意料之中的,他什么也没说,我眼前也没有出现甜品之类的食物。果然那个巧克力蛋糕是小哥的,现在我是真的确信小哥的背包是个百宝箱,因为我刚才看到小哥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副耳机,而且还是蓝牙耳机,就在我目瞪口呆时他戴上耳机听起了歌,哦,对,也有可能是英语听力。

看来我不用太担心小哥?我哭笑不得,只当是自己过于关心小哥而显得有那么一点自作多情。

两天时间何其短,我们回来学校,在这两天时间里我用单反拍了几张山林风景照,挑了三张拍得最好的作为作业上交。至于论文,我洋洋洒洒写了近两千字,句句直指中心,但如果仔细琢磨,还是能看出论文中有诸多不足,可我不想改动论文里的任何一个字,再说了我也想不到该如何修改。

评选结果出来,我的一张照片得了二等奖,另外两张是三等奖。不过我从一等奖的作品中找到了小哥拍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被命名为《凝视深渊》,他挑的拍摄角度非常刁钻,从照片的内容上看几乎是在悬崖边上,但并不是完全俯视,而是稍微比俯视要上仰些,总之很难描述清这是怎么样的一个角度,它不仅拍到了深渊,还拍到了对岸的悬崖峭壁边上的一棵枯树。

我看到照片以及名字时的第一反应是“当你在凝视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这句话我已经不记得是在哪里听过了,但我觉得用在这张照片上很合适,所以便引用了一下。

今天的课已经上完了,我坐在学校的凉亭椅子上看书,实际上书的内容我已经看不进去了,不由得发呆打发时间。

“吴邪,你怎么在这里?好久不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一听就知道是谁:“小花好久不见,在3班待的好吗?”小花从小就是学唱京剧的,而且他师傅是大名鼎鼎的二月红,受此传统文化的熏陶,因此他说话的时候一字一句咬字清晰,标准的普通话中带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听起来很舒服。

“还行,我看你在1班混的不错啊?说话也不注意一下周围,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我在外面不要叫我‘小花’的吗?你怕不是膨胀到得意忘形了吧?”不好,我忘了这茬,完球,小花炸毛了,我该怎么哄?急,在线等!

“不是,我没有膨胀,你听我解释!”在线等是不可能的了,燃眉之急下我咆哮道,也不管语气重不重,破罐子破摔得了。

小花好整以暇地抱手看着我,我便板起脸准备解释:“解雨臣。”小花挑起秀眉,皮笑肉不笑道:“嗯?”“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膨胀,我只是一时忘记了你跟我说的话……”我双手掩面,等小花来责怪我。

然而小花忍不住笑出了声:“噗哈哈哈哈……”好不容易才敛了笑意,一开口却扎了我的心:“我开玩笑的,没想到你这么较真。但是你在外面还是少叫我‘小花’比较好。”要不是为了形象,我早就吐了一升老血。

看我扶额点头表示知道了,小花摆摆手道:“行了行了,说说你最近的事情吧,听说你们班的社会实践是去山里体验一把农村生活?”我老脸一红,求你不要用这么一本正经的语气说这件事,我听着怪别扭。

想起这两天的山间生活,我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对,说实在的,其实我觉得这两天挺难熬的……”“为什么?对了,我还听说你们班除了你是老九门后人外还有一个?他叫什么名字?我记得好像是张家后人?”

“你就别为难我了……他叫张起灵,的确是张家后人,因为我发现他有麒麟血。”我别过脸,试图掩饰我即将崩溃的心情。

“哎,你怎么好像脸红了?难道你……”小花你反应也太快了吧!我心虚地捂住小花的嘴:“算我求你,你不要乱说!”可是我为什么会心虚?我和小哥没什么啊,我这么大反应岂不是显得欲盖弥彰了吗?最近的我很奇怪,连我自己都看不透自己的内心想法,我这是怎么了?

“我还没说完呢,你又知道我要说什么?等等,你刚才说那个张起灵有麒麟血?啧啧,张家的新族长真是年轻,难得难得。”小花神情古怪,似乎并不待见小哥。

我正想问小花此话怎讲,却见小花脸色突然就变了,眼睛死死盯着前方。我转头一看,下意识地轻“啊”了一声。

小哥和另一个人向我们走来,那个人我不认识,但我隐约觉得小花是认得的。话说那个人为什么带墨镜?现在临近黄昏,按理说阳光并不大,在这种情况下还戴墨镜,只能说明他有眼疾,他的眼睛不能见光。

“小哥,你跟你旁边的人认识?”我看了一眼小哥旁边的人,小哥还没回答我就听到小花咬牙切齿的声音:“齐翊①!你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你居心叵测想让我当众出丑才开心吗?!”我听得心惊胆战,小花脸都黑了,他平时就算生气了也是面带笑容,很少动怒,这是得多生气才会发那么大火?

名叫“齐翊”的人哼笑道:“花儿爷,你误会了,我是来道歉的。”小花握紧他随身携带的伸缩棍,明显是不信任齐翊。

这时小哥才有机会回答我:“嗯,认识两年了。”两年的话也算挺熟悉对方了,但看小哥的反应倒是不太想让别人知道他认识齐翊。
————————————————————————
注释:①这里就是指黑瞎子,不是原创人物,别误会哦。(当然名字是我自己想的……)
欢迎捉虫、指正bug以及提出建议!

 
评论
热度(3)
© 沐曦秋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