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幸能与你同并肩

设定:校园paro+盗笔邪(性格)设定+楔子第三人称&正文第一人称,绝对HE,用我的人品保证。除此之外,还会有原创人物出场,只为了推动剧情发展,并不会喧宾夺主,请各位放心。并且有番外,番外数目尚不能确定……
再补充一点,正文以及番外会有少量原著内容,希望不会造成抄袭……如有不妥我会在完结时改动。
剧情好像越来越狗血了,完结之后怕是要做一次大修改……(bu)
————————————————————————
第五章 另枚鬼玺的下落

我隐约觉得另一枚鬼玺应该就在我身边的人手上,但是在谁的手上我却不能确定。

试一下排除法,首先可以排除胖子和小花,刚刚我去问了他们,都说不知道;然后老痒也排除了,他还以为是我有什么好东西和他分享。

这么一排除,还是有好几个可疑之人,另一枚鬼玺究竟在谁的手中?犹豫片刻,我先问小哥:“小哥,你知道鬼玺吗?”小哥是最有可能有鬼玺的人,可我问的太直接了,假如小哥手上真的有鬼玺,他可能会有所警惕。

毫无疑问,小哥是知道的,他点点头:“嗯,另一枚不在我手上。”我一惊,他怎么知道我想问什么?而且他用了“另一枚”这三个字,说明他和我一样也知道鬼玺有两枚。可是他说“不在我手上”,那他只是知道,但是手上没有咯?

“不在你手上,那会在哪里?”没想到小哥也没有,我小声嘟囔,实在是没有线索让我推断另一枚鬼玺的拥有者是谁,这该如何是好?

暂时找不到人,我心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我可能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以为另一枚鬼玺的持有者很容易就能找到,现在想想我真是太天真了。

“我手上有一张手写,应该能帮到你。”小哥想起什么似的从他背包里拿出一张保存的很好的纸片递给我,我一看,这不是秀秀的字迹吗?“鬼玺在我这里”,娟秀的字迹略微带了点稚嫩,但可见日后的风骨。

莫名就想到梦里“我”也曾见过类似的句式,不过那是一张照片,写的是“鱼在我这里”。那另一枚鬼玺是在秀秀手中了?秀秀怎么会有另一枚鬼玺,她是从哪里得到的?似乎没有能够解释的理由。

我决定和小哥一起去10班找秀秀,无论如何也要问清楚另一枚鬼玺是否在她手上。但是我们到了10班没看到秀秀,却看见了她的姐姐霍玲站在10班走廊边上,好像在等待着谁。

霍玲学姐是大三的考古系高材生,人长得漂亮脾气又好,可我并不太喜欢她。这倒不是因为她不好,也不是因为她得罪过我,而是因为她声音太嗲了,一听到她的声音我鸡皮疙瘩就掉了一地,受不了受不了。

她的目光一直在小哥身上,面带俏皮的微笑对小哥道:“小张,你是来找我妹妹吗?”小哥只是微一点头,而我则皱起眉:霍玲学姐认识小哥?听她对小哥的称呼貌似两人关系很熟络,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真不巧,我妹妹刚刚和她同学去图书馆借书,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我也是来找她的,不如我们一起等?”霍玲学姐笑的像朵花儿似的,但我感觉她和小哥的距离越来越近,不过一拳之距,足以做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小哥不喜欢女生离他这么近,不悦地蹙眉,脸色越发难看。面对小哥冷漠的态度,霍玲学姐却像是毫无察觉一样仍然能靠小哥多近就靠多近:“小张好久不见,在M国留学回来又瘦了,你没有好好吃饭吗?要不我给你做便当?啊,我忘了我们放学时间不一样……没关系,我等你。对了,我给你买了一块手表,你看……(你喜不喜欢?)”

“Shut up!(闭嘴)”明明不是对着我说,我却和霍玲学姐同时发愣,我没料到小哥竟会用如此冰冷的语气对霍玲学姐说话,不由得心生畏惧。

能把这样的一个闷油瓶子气到说英语的人恐怕霍玲学姐是第一个,说不定也是唯一一个,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生气,我还是心有余悸:“小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对霍玲学姐说话?”

“烦。”小哥看了我一眼,语气已经恢复成往日的平淡。他这简单的一个字让我差点误以为在说我烦,而后才反应过来是在说霍玲学姐。

霍玲学姐听到小哥说自己“烦”的一刹那脸上的表情可谓丰富,最后气急败坏地留下一句“哼!”便扬长而去。我看着霍玲学姐离去的背影,转头对小哥发表自己的意见:“霍玲学姐是喜欢你的吧,不然怎么会花那么多心思为你着想。”

“你很在意?”小哥背对着我,我不太明白他什么意思:“我不是在意,我只是就事论事。”他转身对我露出第一个微笑:“可我觉得你在意。”

桥头麻袋?说好这家伙是面瘫的呢?为什么他突然就笑了?还笑的这么苏……不得不说人帅就是好,就算他是面瘫也掩盖不了他帅绝人寰的事实。现在他笑起来就更好看了,阳光似乎为他而明媚,我仿佛看见他这座冰山正在缓缓融化成涓涓细流。

是因为我而改变的吗?我立刻摇头否定,怎么可能?我和他的关系没有那么好,别自恋了。

但是心脏却不受控制地心跳加速,我到底是怎么了?我对一个大男人心跳加速?我是石乐志了吗?我怎么可以对小哥有非分之想?

很快,小哥又变回了一如既往面瘫的闷油瓶,我也不再多想,随意看了看周围,发现秀秀抱着一叠书回来了。

“秀秀!”我笑着向她招手,她看到我也笑了,对她旁边的同学说了什么,把抱着的书搬到教室后跑出来问我:“吴邪哥哥,好久不见,找我有什么事吗?”那双大眼睛卖萌似的眨眨眼,睫毛扑棱棱的,好像有星星在blingbling地闪烁。

我正想跟她说鬼玺的事,忽然小哥出声道:“鬼玺。”秀秀微怔才反应过来:“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明鬼玺在我手上?”我展开一张小心折好的纸片:“这是你的字迹。”虽然我并不知道小哥是从哪里得到这张纸的,这有点不可置信。不过不知道也好,如果知道了可能会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你们赢了。”秀秀意味不明的笑容让我感到一丝不安,“没错,另一枚鬼玺确实在我手上,但要想从我这里得到鬼玺,可没那么容易。”

果然,鬼玺那么重要的东西,当然不可能拱手相让。我问秀秀:“你的条件是什么?”秀秀认真地看着我:“请吴邪哥哥帮我买一套新的戏服。”然后拿出一张小纸条交给小哥,靠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可是太小声了我听不到:“请务必不要让吴邪哥哥看到这张纸条,希望你能按纸条上说的去做,谢谢你。”

“戏服有要求吗?”我追问道,总不能让我随便买吧?万一买错了我的小命岂不是不保?“有,要求颜色不能太过鲜艳,偏浅为宜,你看着办;还有必须绣有西府海棠,没了。”我一脸黑线:“那到底要买什么颜色?”秀秀摊手道:“我也不知道,吴邪哥哥你看着顺眼就买吧。”

看来秀秀是想买新戏服给小花,但因为某些原因不能亲自买,于是作为交换鬼玺的条件让我去买。秀秀有心了,那我得好好挑一套能让小花满意的戏服。

有点好奇秀秀对小哥开出的条件是什么,还有那张小纸条,到底写了啥?唔,如果小哥不愿意说,我问再多也没有意义。等他愿意跟我说了,我自然就知道纸条上写了什么。

“那秀秀你什么时候把另一枚鬼玺交给我?”我估摸着这几天她就能给我,她略一沉思便回答道:“我上完课回宿舍准备一下,16点我在鸢尾阁等你。”

鸢尾阁是较少人去往的休息阁楼,一般中午比较多人,但早上和下午极其少人,秀秀挑的地方是很安全的。我准时来到鸢尾阁,远远看到秀秀坐在鸢尾阁内置的长椅上,她的身旁放着一个紫玉匣子,想来匣子里装的就是另一枚鬼玺。

秀秀见我过来小声对我说:“鬼玺交给你了,吴邪哥哥注意保管。”说罢用一旁的灰色绒布包裹好紫玉匣子递给我。我伸手接住:“戏服我会尽早买好给你,不满意我再买过。”秀秀失笑:“怎么会不满意?我相信你的眼光。”

“作为答谢,我会告诉你不知道的事,吴邪哥哥你尽管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会为你解答。”一阵沉默后秀秀正色道,怎么看都不像是开玩笑,我也严肃起来:“好,那秀秀你可要好好准备了,我会问很多问题。”其实我要问的问题不多,不过我觉得秀秀会回答得很详细,我这么说是想让秀秀有个心理准备。

秀秀做了个“OK”的手势,与我道别后便回去她的宿舍。目送她远去,我抄起绒布包裹也回宿舍了。

小心藏好鬼玺,我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我就有世上仅有的两枚鬼玺了,真的没想到我会同时拥有两枚鬼玺,这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虚幻。

戏服并非像买普通衣服那么容易,我找了不少关系才买到小花可能喜欢的戏服。那是一套水红色的绣有西府海棠的丝绸戏服,做工精致,颜色也较浅,应该是为上品。

我带着戏服找秀秀,秀秀见到这套戏服非常开心,看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放下:“吴邪哥哥,你有什么问题想问的?”问题我早已想好,就等秀秀提起。

于是我马上提出第一个问题:“你知道小哥的身世吗?”秀秀摇头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但是吴邪哥哥,我知道一些别的关于他的事,等你的问题问完了我再告诉你。”

我猜是有关小哥的八卦,不是也差不远。我继续问道:“你和小哥认识?”秀秀眯起眼:“算不上认识吧,但是好歹见过几次面,勉强是点头之交。”

哦,怪不得秀秀靠近小哥耳边他都没生气,原来是这样。“听闻麒麟血可以人为制成,那么怎么做才能让人获得纯质的麒麟血?”我刚问完秀秀就婉拒回答道:“不好意思吴邪哥哥,这个问题恕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越少人知道越好,包括你我也不能说。”

罢了,我问的第一个问题和刚才问的问题压根就没指望秀秀会回答我,我问出来只是想知道秀秀知不知道而已。

“最后一个问题,我自己的身世,是不是还有我不知道的?”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虽然知不知道似乎都对我以后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但是我很早之前就在怀疑我的身世是有问题的,如果我还是蒙在鼓里,那我不会安心的。

秀秀一听抿嘴笑了:“吴邪哥哥,你四个问题有两个直接关于张起灵,另外两个是间接关于他,你对他这么上心的吗?”我反驳道:“我只是很好奇小哥他身上有什么秘密而已,再说了我不是所有问题都关于他啊?”

“你还不知道,你的身世,其实和张起灵有关系,且,关系匪浅。这也是我要告诉你的关于他的别的事。”秀秀语出惊人,我的表情立刻就凝固了,秀秀你确定不是开玩笑?这种事情可不能随便讲的啊!

“你先别着急,待我讲完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你再问我不明白的地方。”秀秀稍作停顿,“传闻张起灵在6岁时遇一人,名为齐羽。”等等,齐羽?这名字好熟悉,好像听爷爷说过,不,不止,应该是听过很多次……

“当时齐羽并没有告诉张起灵自己的名字,张起灵是后来才知道的,并知道了齐羽的身份是齐家二少爷。”齐家二少爷,也就是说齐羽是齐翊的弟弟,可为什么小哥会遇到齐羽?而且我印象中齐家并没有二少爷齐羽这号人,这个人是真实存在还是秀秀虚构的?

“在所有人都因为他是张家新一代的族长而严格苛刻、冷脸相待他的情况下,有且仅有齐羽给予了张起灵此生见到的第一个微笑,而且是他所见过的最温暖的微笑。”为什么我感觉剧情越来越狗血了?这不是玛丽苏吧?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只是主角是两个身份有点特殊,但他们的故事非常普通却又温馨罢了。”秀秀仿佛看透我心中所想,意味深长地勾了一下嘴角,“所有人都没有对他有过好脸色,只有齐羽是个例外,他对待张起灵就如家人一般,让他原本对枯燥的生活麻木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于他而言齐羽是他黑暗孤独的人生中唯一的光芒,是齐羽使他感受到家的温暖,不至于活成一个没有生气的傀儡。”

我没有说话,秀秀继续道:“后来齐羽平白无故地消失了,张起灵像疯了一样四处寻找他的下落,可惜无果。齐羽可是他唯一的光啊,是他活下去的希望,光消失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还好他凭着一定要找到齐羽的执念没有去寻/死,而是像以前那样生活。这也使得他的性格愈来愈独来独往,极少说话,在接到转学通知的同时他得知齐羽也转来了HZ大学,于是果断同意了转学,要知道之前让他转去某某学校他死都不肯。那么问题来了,谁是齐羽?”心念一转,我的内心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
没错,吴邪=齐羽设定,其实在第一遍看盗笔的时候就觉得吴邪就是齐羽,于是我就在这篇文里设了这个设定,可能很多人都不能接受吧……
但是其实都是一个人,吴邪还是吴邪。
虽然瓶邪感情线会很慢热……(被打死)
下篇预告:胖云出场甜蜜一击!为想起以前小时候的事,吴邪和张起灵去往他们的“秘密基地”,吴邪是否能想起来小时候的事呢?请敬请期待。
欢迎捉虫、指正bug以及提出建议!

 
评论
热度(2)
© 沐曦秋枫|Powered by LOFTER